哈尔滨自驾游价格联盟

碎片记忆 | 马尔代夫

重来 2020-11-20 15:38:11


明代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两游黄山,赞叹说:“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又留下“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美誉。


那海呢?

2007年,我去了马尔代夫游玩回来,曾赞叹:马代归来不看海,人已归心还在。现在,大溪地、斐济、帕劳……都能与之媲美,如七仙女散落人间。

11年前,马尔代夫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位小家碧玉,了解知道她的甚少。要去看她更是费周折,从杭州飞广州转澳门,再由澳门直飞首都马累,最后乘海上小飞机30分钟,才能窥见到她倾城倾国之貌的一角。当时,没有几个岛是对中国人开放的,英语交流,只收美金。我们去了Sun island。

目前,马尔代夫开放的度假岛屿有100多个,各有特色,也有中文服务。Soneva jani岛七星带滑梯酒店可以算是Top网红岛。


2018年的今天,记忆已败给了时间,只剩几个碎片,拼凑起2007年那个冬天第一次见到的马代。


2007年

岛上服务生的笑脸比太阳岛的阳光更灿烂。

"Where are you from?Japan?Taiwan?"

"China."

"Chian?Oh~China."

2015年

布拉格小巷一家陶瓷品店。

"Where are you from?"

"China."

"Beijing?Shanghai?Xian?"

"Hangzhou."

"……Hangzhou???"

"……A city near Shanghai."

"Oh……"

2017年

英国哈罗德百货商场。

"Where are you from?"

"Hangzhou."

"Oh,Alipay."

十年。中国杭州就是这样一步步被国外认知,祖国强盛富足,国民之骄傲。


虽说11年前的拍摄技术Low到底了,但最初见到太阳岛的兴奋还是记忆犹新的。阳光下的太阳岛小巧迷人,像散落在蓝色星球上的珠宝。从江南阴冷的冬天逃离,一路辗转奔波到这四季如春与世隔绝的小岛。在这里,我愿猫一辈子的冬。


当脚碰到海水的那一刻起,就再也不愿离开。行李直接扔在沙滩上,就赴向大海。暖暖的海水轻柔抚摸着脚踝,不带一丝腥味的海风调皮拽扯我的裙摆。耳边是温柔的风声海浪声,眼前是丰盈跳动的海面,近处的水晶浅蓝、远处的宝石蓝、再远处的深邃暗蓝在头顶炙热阳光照射下,碎光交错,明晃耀眼……直到天边出现旖旎的粉色天空,夕阳慢慢西沉,才拖起行李去Check in。


岛上分三种房型:花园屋、海滩屋、水上屋。花园屋在岛中间,没有海景可观,可以徒步去海边。豪华及超豪华海滩屋都建于海滩之上,可以直接欣赏海滨与大海景色。所有水上屋均建于泻湖支柱之上,从私人甲板上可直接跃入大海,在私家露台上晒日光浴也是私密惬意的。推窗见海,出门入海,是从马尔代夫开始真正理解的。


在餐厅,可以挑一处中意的餐桌。在此后呆在岛上的日子里,你便拥有了对它的专属权。只要餐厅Open,无论什么时候来,这张餐桌只归你专人使用。一房一桌,有效控制上岛人员,也让游客有了家的归属感。旅游才有了乐趣,不是走马观花,不是拥挤排队,而是探索与享受。每次用餐,总能看见黑人服务生热情地和小朋友道好、逗乐、聊天,还用椰子树叶做的小鸟和风车与小孩们套近乎。原本总是害羞地往父母身后躲藏的小朋友,慢慢地会在用餐路上,跑在父母前面先闯入餐厅,和服务生亲昵打招呼。


不熟水性的我,根本就不会深潜去看莫尼鱼。在浅水滩边嬉戏居然能遇见魔鬼鱼,Oh,My God!我惊喜且紧张地屏住呼吸跟随它游了好远好远,一路约它明日再见。也许对它而言,在这里遇见人已是见怪不怪了吧,才会这么悠闲悠哉。


第二天同一时间,我又在原地等魔鬼鱼。沙滩上,白衣黑肤的服务生对我直喊:“想喝树上的青椰吗?”青椰?……这诱惑远大于魔鬼鱼,嘴里回应着OK,赶紧跑回椰树边。服务生早已敏捷上了树,问要几个?我脑子快速飞转,今晚一个,明天三个够吗?要不要把这一树的青椰都摘下来呢?……服务生还没等我盘算清楚,就摘下两个,噼哩啪啦开了口。嗯!清甜。露出白齿,伸出黑黑大拇指+小拇指比划的服务生说:“Six,dollars.”哇塞,3美元一个哪,庆幸刚才没脱口说要一树的青椰。


这是我从网上拷贝下来的一张太阳岛上的活动表。如果在蓝天、白沙、碧水、椰风、涛声中发呆发腻味了,可以在自己喜欢的活动项目后面标注自己的房间号,第二天准时在码头出现就可以去浪了。岛上的那张活动表贴在大堂外墙的公示栏内,截止每晚7:00替换一张新表。一切都是那么地井然有序又随性。



这些碎片记忆让我想起了多年前的日子,才相见,又要说再见。用文字表达生活,用图片记录时光,这些散落的记忆碎片,洋洋洒洒细碎飞扬,不一定闪亮耀眼,却是时光最初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