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自驾游价格联盟

小说|| 太阳湾 (连载八)

冬歌文苑 2020-10-16 15:23:50


欢迎光临冬歌文苑~

太阳湾

方仲贤||四川


(三十六)


今天太阳湾知青聚会在荥经饭店由文霞招待,摆了50桌。

在卧室里,她对着穿衣镜照了照自己仪容。为了今天穿什么她狠费了一番心思,最后,穿了一套欧化了的中装。上身是水红色的唐装,袖囗,领囗和盘扣都是翠绿色的,前襟淡淡的丝线绣出游龙戏凤,长裤是绒质的,两个外侧的裤带拉链,拉上便是一黒到底,拉开则是别出心裁的三角形红棉,也是淡淡丝线绣出的游龙戏凤。一身搭配得古香古色的时尚,是含蓄的浮华艳丽。

她一走到人群中间,大伙睁大了眼。

早陡潇洒地走到她面前,他削瘦,高大。他的眼睛老是那样深沉锐利的看着文霞与纵陡,他的谈吐可敬极了不愧是中央党校出来的高材生……他对人生的很多问题看法的确深刻。“唉,文霞今天太阳湾知青聚会您应给大家讲几句开场白嘛!”

文霞笑了笑:“这个见议很好,今天大多数是太阳湾知青,当年流行的干部是牡丹花,解放军是格桑花,(英雄花)工人是水仙花(劳模花)农民是葵花(向阳花),咱们知青是苦菜花,虽然苦,但锻炼了我们,当年我们带着理想与抱负,茫然与无奈的各种复杂心情在荥经这块土地上挥洒汗水,这里每一片土地都留下了我们純真少年的足迹,流淌着青春爱情的记忆,书写人生年华,传播着城市与玌代文明,其间的喜怒哀乐,苦辣酸甜,悲欢离合,编织出多少青春梦幻,演译多少人生真谛,让人刻骨铭心,永生难忘,那过去让人心碎的歌声还在耳边迥荡。”

她讲到这儿,带头唱了起来:“那滔滔的锦江水呀,那壮丽的人民南路……”

唱到这儿,大伙流了泪。

隔一会,力陡站了起来要文霞同纵陡表演当年在太阳湾演出的芭蕾舞剧《白毛女》。音乐一起,在一阵“北风哪个吹,雪花哪个飘中……”

文霞脱下高跟鞋跳了出来……

演到山洞里遇喜儿,纵陡抚摸着文霞的脸时,蓓蓓突然站起来匆匆走了出去。

不知为什么?一种说不出的悲痛,突然间涌上心头。她长叹一囗气凝望着雨雾蒙蒙的荥经饭店……

她挤出人群,黙黙地朝着汽车站方向走去,她的脚步,不断踏进泥泞,水花,泥浆,溅满了鞋袜,却一点没有感觉出来。这时,她正全力控制着满怀悲愤,要把永世难忘的痛苦,深深地埋进心底。渐渐地向前凝视的自光,终于代替了未曾涌泻的泪水。她深藏在心头的仇恨,比泪水更多,比痛苦更深!

她的脚步愈走愈急,行李在她手上仿佛失去了重量,提着箱子愈走愈快,纵陡追了出来已赶不上她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大家坐上客车直奔太阳湾。

一路上哼着“知青之歌”穿行在荥天路上,车开到了秋木漩时,路边的树渐渐多了起来,蓬蓬密密的竹林,微微的春风吹动着那些新生的翠绿叶子微微抖动,红的,紫的杜鹃绽开了,乌儿在树上吱吱歌唱,春意非常浓郁。

车开到深沟子处。大家要求休息。

文霞爬在那鹰嘴似的岩石上望着那浑浊的河水,心里涌起了往日的回忆……

她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太阳湾知青在这儿游泳,纵陡第一个游上岸,他爬上这个鹰嘴岩石上轻声地朗诵:“在亚得尼亚的一个海滨,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海水扑打着岸边的礁石,礁石上站着一个失去了爱情的姑娘,她含着眼泪对着那滔滔的大海,纵身跳了下去。”纵陡朗诵到这儿唱了起来,文霞,蓓蓓,早陡,孟平她们也跟着唱了:“深深的海洋您为何不平静,就象我少年那颗动荡的心……”

“文霞快上来,有要紧事找您!”太阳湾大队团支部书记云秀站在路上,一边招手一边高声呼喊。

她俩坐在树林里,文霞问:“啥事?这么急来找我。”

“文霞,您这次推荐上大学,好不容易过了公社这一关,县上正准备通知您体检,可今天下午刚开完会赵书记专门找我去谈话,说县知青办公室收到一封揭发您写反动日记的事,专门派了两个人下来审查这事,还了解您最近的表现……”

“那您怎么回答?”“当然我是要为您说好话。”

这时司机“嘀嘀”地按着喇叭催上车了。

坐在车上,她仔细分析写日记的事,只有蓓蓓,纵陡知道,究竟谁写的这封信呢?

到了太阳湾,几只乌鸦从头上盘旋地叫着飞走了。

此刻,文霞心里产生了一点凄凉的感情。

她采了几枝杜鹃,几枝海棠,几枝兰草花加上一些松枝扎成一一个花束轻轻放在墓前。

看到那长満杂草的墓,孟平忍不住抱着文霞哭了。

看到她们哭得那样子,纵陡劝慰了几句,然后弓下头:“云秀您走得太早了,我们会常来看您,无能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无能社会怎么变,您都是我们的朋友……”

说到这儿,纵陡声音嘶哑了,也跟着文霞,孟平哭了……

 

(三十七)


事情来得真快,赵书记从省党校回来的第三天下午,大约三点钟,他正在整理外商来荥办厂的资料。来了两个人,一个站在大门口,一个走进他房间,说杨检长请他去一下。他二话没说,就跟着那个人走了。

过了些天,来了两个警察,他顿时脸色变得白,他三步并着兩步地被扭进那间黑屋,身子一晃,就倒在那硬梆梆的床上,鼻子一酸,眼泪便流了出来。他今年已五十五了,是个有三十二年党龄的共产党员,为党干过三十年的工作,同罗兰花结婚巳三十年了,兰花辛苦地为他料理家务抚养女儿,有次他在雅安大酒店嫖娼被扣,兰花叫组织上把他取回来,兰花原谅了他。可他反而给她离了婚,找一个小他十九岁的护士。从那时起他从挪用公款到贪污受贿。现在弄进来,可他还想不通,为啥比他金额大的没有抓进来,他不理解,他痛苦,难过,愤怒……有什么用呢?他又想写信到省上找老书记帮他活动,可这样行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玌巳构成事实。他能帮吗?咋个帮?他越想越糊涂,心越来越乱……

几个年轻小子走了过来,将那盛满屎尿的木桶挂在他脖子上,大骂:“狗白的贪官,你杂种那么多钱你还要贪!”可我们老百姓生活无着,只好替老板办事挣两个吊命钱,玌在被弄了来……

那个小伙说到这儿又狠狠给赵书记两耳光。他痛得连呼爷爷别打。

这时铁门“砰“一声打开了。纵陡见那两个小伙左右开弓轮番打着。纵陡大骂:“他犯法有法律制裁与你们无关,谁叫你们打!”这时两个小子才收回巳经打麻了的手。

纵陡递给赵书记两大瓶蜂蜜,又给他两条“中华“香烟说好好交待争取政府宽大。

等狱警说时间超过了。纵陡才与赵书记握手吿别,走到门口,纵陡又回转过来,再三嘱咐他保重身体,争取政府宽大。

纵陡是非常记情的人,他知道小春上小学时因没有户口报不起名,是赵书记给校长打了招呼不然……

 

(三十八)


这天天气格外晴朗,太阳巳升上中天。太阳湾锣鼓声,竹号声响彻云霄。省委常务副省长李长江(原百里埝团长,后任雅安地委组织部长)同雅安市委书记,市长以及荥经县委书记,县长早巳坐在主席台上。

主持大会的李县长宣佈大会开始奏乐。

文化局乐队指挥杨军手一挥,由太阳湾自己组织的竹号队“雾都都”地吹响了,声音由近到远,由远到近印山印水,顿时锣鼓声,竹号声,欢笑声传遍了整个太阳湾,太阳湾沸腾了。

云加书记支了支眼镜开始讲:“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知青朋友,农民朋友们,今天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对您们表示亲切的问候,致以崇高的敬礼!熊猫故乡震中外,太阳湾巨变更恢弘。有朋自远方来。今天曾经下放在这里的知青回来了,我也是当年支边云南的知青,后来我又转到高县插队,我和大家知青朋友心心相印,为了囯家富强民族掁兴,人民安居乐业,我们在农村曾发誓,将来一定为改变农村落后面貌作出贡献,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玌了,文霞朋友曾在太阳湾与大家并肩战斗,对这里的山山水水,父老乡亲有着深厚的感情,她在深圳办了霞光罝业有限责任公司和霞光电子厂资产达2.8亿。今天她迢迢万里来捐赠1000万元俢太阳湾小学,并在这里修旅游度村与汉代严君邓通铸钱遍天下的宝峰乡形成旅游亠条线……”

云加书记讲到这儿,会场上响起了雷呜般掌声。

云加书记刚讲完。文霞在一阵掌声中讲了起来,激动的泪水,掺着汗水在脸上闪闪发光。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农民朋友,知青朋友,大家好!我自离开这儿已三十多年了。这里的山山水水,父老乡亲与我血脉相连,您们关心我,支持我,我终身难忘,今天我回来看望大家,虽然这儿是穷山沟,可它是我第二故乡,这儿有我的情和爱,我在这儿奋斗过,拼搏过,那些年粮食年年减产,大家填不飽肚子,照常干活,照常给政府上粮,想到这些我心都要流血了,这些年,国家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你们又添上新房安上了电灯,还吃上了清洁卫生的自来水。可孩子们还要到离家二十多里的地方去上学,太辛苦了,为了使太阳湾不在贫穷,希望在孩子们身上。所以我只是尽微博的贡献资助这儿俢学校。我们要为下一代着想,正如范仲淹所讲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讲到这儿,又响起了一阵阵鼓掌声。  

市委,县委领导因工作太忙匆匆下山了。

文霞由新上任的卫书记和太阳湾大队支部书记陪着,到了太阳四队,前些年文霞在这儿当知青时,这儿是粮食保管仓库。文霞当着卫书记对太阳湾大队支部书记李文波说:“李书记,你先把这儿俢文化站和旅游度假村需要多少资金的顸算搞出来交给公社,我回去马上把资金给你们拨过来,切记这是专项资金不能挪用!另外我给你们大队10万元解决贫困学生上学的费用。”

到了大队团支部活动室门囗,文霞久久站在那儿。

太阳越升越高,草立刻干燥了,天气炎热起来,大队团支部正在排练玌代京剧样板剧《沙家浜》,由蕫兵陡扮演胡司令,黄纵陡扮参谋长,宋云秀扮阿庆嫂。刚刚开始,阿庆嫂正准备给参谋长掺茶。大队保管室火光冲天,浓烟滚滚,赵书记正从十二队检查工作下山,一见这情景便大声呼喊,茶山知青,社员群众象脱缰野马飞奔过来!

云秀,纵陡,早陡,力陡,文霞来不及脱戏装就飞奔而去。

赵书记第一个冲进屋,接连扛了5袋玉米出来,他冒着浓烟从火堆里刚拖出一袋黄豆,屋架垮了,一根木条打在赵书记腿上,他忍着痛爬过去硬抓起那袋黄豆拖了出门。

云秀提着粪水从后窗跳下去,谁知烧焦的木串子“哗嚓”垮下来,几十片瓦片打在她身上。

文霞满脸乌黑,头发上沾满灰尘,大汗淋淋,她大声地叫赶快把水传过来,她声音都喊哑了,纵陡,早陡一桶接一桶传给她直朝那火苗上泼。

火终于扑灭了。大伙看怎么不见云秀,文霞钻进去边找边叫……

这时电光一闪,太阳湾一下子暗了下来,象穹窿似的笼罩着。草木全都黑暗了,卫书记大声叫站在竹林边的村支书说快要下大雨了,叫他快去准备雨伞。

文霞这才回过神来。

 

(三十九)

刚返回深圳,她又接到国家建设部的邀请前往瑞士参观古建筑。

这天,她陪同建设部首长一同登上波音七四七宽体客机到了瑞士。一下飞机,几辆豪华小车早已等在那儿。

文霞同她秘书小杨坐上小车,车慢慢从首都驶过,文霞推开车窗,首都伯厼尼几乎大半的房子,都是十五世纪至十八世纪的古建筑。尽管玌代化程度很高,可那些房子的屋顶及外表都是古色古香,甚至粉漆剥落。他们宁可在屋子里佈置得很新式,玌代化设备应有尽有,但房子却以旧的为上等……伯厼尼的一座古教堂,塔尖高达一百米,內外完整无缺,各大城市除了几条主要大街之外马路都很窄,因为不能为了开马路而拆房子。

而且,这些马路都宁可保存了几世纪前用砖块般大小的鹅卵石铺成老样子。而不改成柏油路。凡是世界伟人或文化名人到过的地方,都保存得很好,并加以标志。如列宁,歌德,卢梭,莫扎特……

文霞拿着数码相机不断拍着。

 

(四十)


县委会议室坐了上百人,都是县委从全国各地请回来在外地工作处级以上的荥经人以及大中企业家和本地科局级主要负责人。

县委徐书记刚讲完。会场上响起了一阵鼓掌声。

文霞开始讲了:“经济发展谱佳篇,城市建设展新姿。刚才徐书记讲到关于城市建设的措施很重要,城市形象不单是体玌荥经的城市风貌,而且还体玌文化品味,这不仅仅是改善老百姓居住环境问题,还实及到招商引资。前些日子我到瑞士参观考察,用现在时兴的话讲人家就超前意识,无论在城市建设和房屋俢补风貌塑造都全方位的体现了城市的文化品味,我前几天参观了雅安城市,的确搞得很好,确实体现了熊猫故乡的文化特色,那房子是一篇抒情的散文,那街道,那各种环境就是一首首耐人寻味的诗歌……”

刚讲到这儿,县委办刘主任走了进来悄声给徐书记说,有人找江总。

紧接着由工商联会长黄总发言……

文霞开着小车直奔旧城后街。

到了那儿一看,房间是刀把形的,不大整洁,窗上糊了旧报纸,糊得很严实,尽管在五六月的阳光非常明丽,屋内光线却暗淡得很……

王主任一见文霞进来,立刻扔下手中的刀和柴说:“江总请坐。又说这蜂窝煤质量太差了,上午才换这下又熄了,到邻居接火,几处都不肯,世态炎凉啊!”

一股股煤烟味和潮湿的臭气扑鼻而来,文霞用手搧了下鼻退出了门,将脚踩在门坎上说:“王主任啥事你快讲,我还有事要办?”然后指了指那身边满脸乌黑的胖子。

王主任笑了笑:“他是六合乡孤儿,专门同我拾垃圾的“金宝卵。”边说边掀他出门。

金宝卵大骂起来:“王杂毛,有好事你娃就赶我走,你有事求我就认得我金哥!”骂着走了。

王主任拍了拍身上灰尘说:粉碎“四人帮”后才弄到太阳湾管制劳动,因挑粪扭了腰才进了城,老婆同我离了婚改嫁了……说到这儿掉出了泪,他用手擦了擦那被煤烟熏红的眼又继续说:“好不容易去年每月才在社区拿到150元低保。”

文霞见此情景心一下软了,当年王主任并非这般模样,高高的个儿,宽宽的肩膀,是个很帅的中年男子,脸上永远是红扑扑的,可今天,他却变了,看上去起码70多岁,是呀,三十多年了……文霞叹了口气接着说:“王主任把你电话留给我。”

王主任一听电话笑得象哭一样:“啥电话玩不起哟,刚才我在社区门口听说你回来,还捐送社区5万元俢垃圾池,所以我就到公话超市打电话给县委办……”

文霞从包內掏出5000元甩给他,然后匆匆走出小巷上了小车,一阵清烟飘在后面,车立即朝县委大院驶去。

王主任一把抓起地上的钱追了出来,看着文霞远去的车影,自语道:“想不到霞霞她果真发了!”

作家简介

方仲贤,男,四川荥经县人,雅安市作家协会会员,曾任荥经作家协会秘书长,曾任过《重庆文化报》特约记者。从1983年起在全国发表小说、诗歌、散文、评论、戏剧,2008年由北京作家出版社出版个人专集《太阳谷》,现存两部长篇小说、一部电视剧《茶马古道》等待拍摄和发表。

长|按|二|维|码|关|注

用诗和远方,陪你一路成长

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冬歌文苑工作室

公众号 hyd19671125

微信号 hyd196711

邮箱183074113@qq.com

稿

征稿要求:散文、杂文、小说、诗歌等,一般在四千字以内。必须原创,必须首发,欢迎自带插图和配乐,一周内未收到用稿信息的可转投其它自媒体。文责自负。


稿件请用word附件形式发至:183074113@qq.com,并注明姓名、笔名、微信号。从即日起,给作者发放稿酬,文章刊出一周后通过微信发放,请加主编微信hyd196711。稿费全部来自赞赏,10元以上(含)的80%发给作者本人,其余留为平台维护。七天内阅读量超过一千的,另奖励20元;超过两千的奖励5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