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自驾游价格联盟

【方志四川•风光】嘉陵江上独特壮观的生态奇观—百牛渡江

方志四川 2021-01-12 12:37:17

欢迎关注“方志四川”微信公众号


  在蓬安县相如镇油坊沟段嘉陵江上,数百头水牛在头牛的带领下,迎着晨晖,出牛栏入嘉陵江,奋勇游向江中小岛。到达小岛,牛儿们依次欢跃出水,到岛上寻草觅食。日暮时,岛上牛群再次集结上演早晨横渡嘉陵江的场景,游回岸上归栏。因渡江的牛多达上百头,“百牛渡江”由此得名。

  2018年第九届“嘉陵江放牛节”开幕式将于明日(4月28日)在南充市蓬安县举行。


独特壮观的生态奇观


嘉陵江,长江水系中流域面积最广的支流,从其发源地秦岭北麓宝鸡凤县一路蜿蜒向南,在重庆市朝天门汇入长江。

嘉陵江流经四川蓬安89公里,水域面积1.95万亩,河谷最宽5公里,最窄1公里,深槽水深15—20米,浅滩水深1.5—2米。蓬安境内嘉陵江水或奔涌激越,或轻柔舒缓,或曲折迂回,或宽阔平坦,多彩多姿形态映着小岛、湿地、险滩、巨岩和两岸青山,形成许多天然旖旎风光、奇异美景。

嘉陵江蓬安段

在蓬安县相如镇油坊沟段的嘉陵江上,每年4至10月,天天上演着一幕独特壮观的生态奇观:清晨,嘉陵江东岸的油坊沟村,数百头水牛在头牛的带领下,迎着晨晖,出牛栏入嘉陵江,拉开阵型,或前或后,时聚时散,有起有伏,牛首昂扬,追波逐浪,奋勇游向江中小岛,场面之壮观、气势之磅礴,让人震撼。待到达彼岸,牛儿们依次欢跃出水,奔腾到岛上寻草觅食。傍晚日暮之时,夕阳西下,倦鸟归巢,岛上牛群再次集结上演早晨横渡嘉陵江的壮观场景,游回岸上归栏。因渡江的牛儿多达上百头,“百牛渡江”由此得名。这种自然现象,被众多专家学者誉为“嘉陵江上的生态奇观”“乖乖牛儿的水上芭蕾”。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乡土》《讲述》等栏目曾播出“百牛渡江”奇观,人民网、新华网、人民日报、中国旅游报、四川日报、华西都市报、重庆晚报、中国地理杂志等多家媒体作专题报道。

牛群登上太阳岛


牛群渡江觅食的江中小岛叫太阳岛和月亮岛,因其外形分别像太阳和弯月而得名。太阳岛面积约1200亩,月亮岛面积约800亩,两岛相榜相依,静静地横卧在嘉陵江中,宛如镶嵌的两颗明珠,岛与江相互映衬,和谐自然,相得益彰。岛上水草丰茂、绿草如茵,野鸭成群、白鹭欢飞,是牛儿们心仪的美食天堂和休闲胜地。

月亮岛野鸭栖息地


以前,日月二岛和江岸之间水位较浅,牛儿们直接走过去就可享受岛上的嫩绿水草。20世纪70年代,为开发利用嘉陵江水资源,蓬安修建了马回水电站,千里嘉陵第一坝——马回水电站拦河大坝抬升了库区油坊沟村段的嘉陵江水位,日月二岛和江岸相连的低洼陆地被淹没形成河道,但牛儿已养成习惯,也源于对成长乐土的坚守和家园情怀,它们仍坚持到岛上吃草和休憩,不能走了,它们就游过去。牛儿们虽然质朴憨厚,也很有灵性。每年10月后气温下降,江水冰冷刺骨,加之岛上的牧草枯黄,牛儿不再下水渡江,直到来年4月,气温回暖,水温适宜,岛上水草葱茂,牛儿们又重新渡江上岛,重返乐园。这也是游客们每年到蓬安看“百牛渡江”生态奇观,需选择4—10月这个时间段的原因。

百牛渡江景区


嘉陵江放牛节

百牛渡江

蓬安利用“百牛渡江”这一独特生态资源,大力发展乡村旅游,自2010年开始每年举办“嘉陵江放牛节”。该活动是经省政府批准同意的地方特色节庆活动,系列活动从4月持续到10月,不同时间段均有不同主题活动安排。每年4月最后一个周末举办的放牛节开幕式,更是精心准备了精彩纷呈的系列庆典节目。神秘古老的放牛节祈福仪式,巫师身着法衣,拿着法器,脸上涂着厚厚的油彩,跳着神秘的舞蹈,念着神秘的术语,祈祷的是每年的风调雨顺,祈祷的是人民对美好幸福生活的追求和向往;千百年来响彻在嘉陵江畔的船工号子,喊出的是船工们拼搏破难的激越劲头、劈波向前的豪迈气概;特色十足、灵动多变的水龙舞、草龙舞、蚌舞,舞出了千年古县的历史沉淀,舞出了厚重古朴的文化传承,一个个精彩的文艺节目,让人惊叹、沉醉。

船工号子

舞 龙

2018年第九届“嘉陵江放牛节”开幕式将于4月28日举行。今年的放牛节围绕“江上牧场、度假天堂”主题,着力展现新(群众自编自演融地方特色的“不忘初心”大型文艺演出和高原天籁之音放歌江上牧场)、奇(百牛争渡江的磅礴气势与牛女郎+五彩牛的玩转互动)、特(阿迪力团队高空特技走钢丝横跨嘉陵江表演与《移动旅游﹒掌上寻宝》线上活动同时开展)的效果。

相如故里——蓬安游

数万人观看牛群在悠扬的琴声中出栏下水

在观看到精彩的文艺表演和期待中的“百牛渡江”奇观后,也可乘上游船,泛舟嘉陵江,感受迎面清新的江风,感受浪花四溅的清爽;也可登上江中小岛,零距离接触岛上的牛儿、野鸭和鹭鸟,体验江上天堂的自在与清幽,放松疲惫已久的身躯和灵魂。蓬安是司马相如故里,宋代学者、《爱莲说》作者周敦颐曾路过此地并驻足讲学、著书,周子古镇的古民居院落群保持着明、清以来的原生状态,静静地矗立于嘉陵江边。怕被江水沾湿衣襟的朋友,可到岸边的周子古镇漫步游览,踏在有着数百年历史的青石街面上,细细品味最美小镇蕴含着古老故事的古建筑。

嘉陵江最后的码头古镇—蓬安周子古镇

沿着周子古镇,可登上江边的龙角山。从山上往下看,唐朝著名画圣吴道子数百年前在此一览嘉陵江水永续滔滔奔流的豪迈油然而生;远眺对岸的相如故城,西汉大辞赋家司马相如抚琴的英姿跃然眼前。

钢笔画《周子古镇—财神楼》,作者:白潍,来源:2018年4月26日《南充日报》第7版《钢笔巧绘周子古镇 游子留住故乡最美的样子》

除了看演出、观美景、融入自然、追忆古人外,在嘉陵江放牛节上,还可一饱口福,尽情享受河舒豆腐、曹氏豆干、渡江牛肉、嘉陵江野生鱼、姚麻花等地方特色美食,实在是让人沉醉其中,乐而忘返。

钢笔画《周子古镇—吴道子广场》,作者:白潍,来源:2018年4月26日《南充日报》第7版《钢笔巧绘周子古镇 游子留住故乡最美的样子》

扩展阅读>>
百牛渡江

              ——韩小蕙

之所以对蓬安心心念念,首先的隐秘之码,是在那群水牛身上。

我们到达太阳岛和月亮岛时,天光早就大亮了。绵密的雨丝网一样铺撒在宽阔的嘉陵江面上,捕捉着躲藏在朵朵涟漪中的故事和传说——这些亮晶晶的故事和传说,也都跟那群水牛有关。

此刻,数百头水牛早就集结在江右岸的一道栅栏门后面,不耐烦地蹈着蹄子,充满了准备冲锋的激情。但它们都把自己的声带管束得很好,没有吼叫传来,让人联想到即将出征的凯撒大军,对,就是那么威风凛凛,沉默却具有骇人的震慑力。

一声呼哨划过晴空,栅栏门訇然而开。顷刻间,水牛大军腾起奋冲的四蹄,踏出一道雄阔的狼烟,旋风一样地冲进了大江中。牛牛争先恐后,头头奋勇向前,就像百米冲刺的选手,对准百米开外的月亮岛,以最直的线段奔游过去!

急骤起来的雨线用施展魔术的手一抹,露在水面上的牛头和脊背,就显示出炫目的古铜色,宛如一尊尊远古的青铜雕像,在白色的水浪中飞翔。身边一位女士突发惊人之语:“水中的牛酷似鳄鱼!”而我,联想到的是火车——我觉得这一长队浩浩荡荡、劈波斩浪的水牛群,像极了一列奔腾前行的列车。

这百牛渡江,是远近闻名的蓬安一景。

蓬安县制,为四川省南充市下辖。粗壮的嘉陵江滚滚滔滔,穿县而过,把全县浸染得青山葱茏,鸟语花香,五谷丰登。过去,交通的不便刺激了她独立自主的发展精神,自给自足地过着悠闲的农业文明日子。也正是得益于这交通的不便,蓬安的宁静、恬然、淳朴与简单,连同她的楠木、香樟、慈竹、银杏、红豆等18种珍稀树种,以及中国锦橙第一县南方制种大县等美名;还有文庙、武庙、城隍庙、玉环书院、相如故宅、龙神祠等古建筑群;还有司马相如抚琴台、洗笔池、舞剑台、卓剑水、长卿祠、故宅等名胜旧迹;还有县城内的古街、古树、古城墙、古衙门等遗址……全都金贵地保存下来了。

  至今完好保存在蓬安人心中的,还有使他们最骄傲的两位名人——司马相如和周敦颐。由于交通的不便,使蓬安留住了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使他俩建琴台而居抚琴赏月,创酒坊以酿,把酒为赋,留下了千古的爱情佳话;也使当年路过这里的周敦颐大师放弃了官场的浮华和市井的喧嚣,驻足讲学、著书,并留下了非常富有蓬安清洁精神的至文《爱莲说》。

  交通的不便,用我们今人愚笨的观点看,是大缺点,是阻碍蓬安发展的大弱势;而以古人智慧的眼光看,则留住了蓬安的安宁和幸福,是成就了蓬安的福祉——说来说去,我们今天忙着、急着、赶着去往前奔命,可是要发展那么快干吗呢?特别是还在牺牲环境和资源的巨大代价中

  快与慢,亟需重新考量的社会之重啊!

  慢,不应该是一个贬义词,有时,慢绝对有慢的道理。这不,视野中,水牛列车的速度缓缓慢了下来,原来是德高望重的头牛,看到刚才冲到最前面的几头小牛有点吃力了。水牛家族也有长幼尊卑的秩序,整支队伍是由头牛带领的,任何成牛都不能僭越。可是偏偏有顽皮的小家伙逞能,抢先游在最前面以显示自己已经弱冠。头牛对它们青春的鲁莽,采取了我们对80后同样的宠爱和宽容,同时又不失警惕地替它们注视着各种危险。这种仁爱的注视也在队尾几头公牛的眼睛中,它们在担负着殿后的任务,始终从容不迫地摆动着自己的身体,沉稳地保持着收容队长、队副的节奏和姿态。

  动物们有自己的肢体语言,这是我早就知道的。可是我没想到,只要我们认真地注视它们,这种语言其实是很容易就看懂了的。糟糕的是现代人已经变得越来越粗心大意,但求快捷不求精致,但求效率不求过程,恨不能鼠标一点,万事大吉,一天之内就能解放全人类,殊不顾在解放全人类的同时却使自己变成了物和e的奴隶。

  太阳岛和月亮岛是嘉陵江(蓬安段)中心的两个小洲——也就是大河之中的小岛屿。顾名思义,太阳岛圆形,较小,是水鸟们的家乡。月亮岛很大,漂亮地呈现出一弯新月的形状,两个月角之间的长度大约有两千多米,岛上一览无余,全部是深及脚踝的绿草,是水牛们最心仪的大食堂。千百年来,蓬安的居民由远古先民换成了司马相如、卓文君,又换成周敦颐,复又换成今天的县委领导一班人及他们的百姓;而蓬安的水牛们,也由原始牛而先秦两汉南北朝清,一直繁衍到21世纪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几千年倏忽过去,祖先的基因未变,祖上的生活习性固守:只要是在农闲季节,家家户户的水牛就都黎明即起,自个儿渡江到月亮岛上去吃草、休息、养膘,待夕阳西下时再自行地泅水回来,各自归家……

  这种情形,在过去的几千年里是常态,是真情实感的现实主义散文,司空而见惯;但在今天,却一天天变成了稀罕的浪漫主义诗歌。城里人和越来越多即将由乡而城的准城市人,留恋于百牛过江的自然美,纷纷赶大早来看稀奇。水牛们当然尚不明了人类这种思想感情的变化,更想不到这会不会是一曲“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挽歌?

  雨丝歇去,嫩白色的太阳露脸,微笑,看着古铜色的水牛列车渐渐驶达到终点。头牛最先傲岸登陆,后面的母牛、小牛、公牛们轰隆隆地次第登上月亮岛。它们欢欣鼓舞地向草甸深处走去,好事的我们也跟了上去。

  密密匝匝的绿草唱着千古的神秘歌谣,曳着风的衣襟摇摆着,起伏着。每一枚草叶上都高举着一颗晶莹的露水,使人感觉是来到了一块大珍珠毯上。浓情的负氧离子豪情万丈地放射着华贵的香气,落在我们的头发上、脸颊上、衣服上,不一会儿就香透了周身内外——哦,梦幻的世外桃源,幸福的农业文明

      (原载2010年7月10日《人民日报》第8版副刊)

作者简介:

韩小蕙,女,北京市人,南开大学中文系毕业,中国作协第七届全委会委员,中国散文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女记者协会理事,光明日报社《文荟》副刊主编。1973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韩小蕙散文代表作》等作品集30余部。获中国新闻界最高荣誉韬奋新闻奖、首届冰心散文奖、首届郭沫若散文优秀编辑奖、首届中国当代女性文学奖、首届中中华文学选刊奖等。

华文学选刊奖等。

来源:四川省地方志工作办公室


组稿:南充市地方志办公室

作者:费尚全(蓬安县县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编辑:朱丹

温馨提示

如喜欢本文,请分享到朋友圈。

获得更多信息,请关注“方志四川”微信号

转载请注明来源:方志四川,ID:scsdf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