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自驾游价格联盟

烟火气里藏着爱情的最佳状态

捡书博士 2020-10-16 14:00:14

文 |  莞彼青青

来源 |  青青de太阳岛



最热烈的爱情,永远藏身于一粥一饭、一颦一笑和一言一行之中。

 

01

读鲁迅与许广平的《两地书》,发现了许多有趣的情节。


这对民国时期著名伉俪的爱情,是在鲁迅孤身一人赴厦门大学任教时最终确定的。在两人通信的最初,许广平只是一位对未来感到彷徨的女学生,鲁迅则充当着导师的角色。


但当他们两地分隔时,文字便悄悄的变了味道,由之前的人生理想探求变成了人间琐碎小事的白描。


在书信里,鲁迅向许广平琐碎而详细的汇报着自己在厦门的吃穿用度和居住环境之窘迫。


“昨日到市去,买了一瓶麦精鱼肝油,拟日内吃它。”


“我今天所搬的房,房子颇大,是在楼上。”


“我到邮政代办处的路,大约八十步,再加八十步,才到便所。”


这大概是我能读到的最真实也最无聊的情书了吧,连上厕所这等私密的日常都要写到信里向心上人汇报,毫不隐晦。


而许广平呢,也像所有初涉爱河温情又调皮的女孩一样,既关心着他吃的是否习惯、睡的是否安稳、过的开不开心,又佯装强硬的规定他不许过多抽烟要注意身体等等。


  • 纵然是鲁迅与许广平这样响当当的社会名人,在鸿雁传情的你来我往中,所诉说的也不过是无聊至极鸡毛蒜皮的生活琐事。


但唯有这样充满着温情的碎碎念,才能令这对爱侣在乱世中得到一缕莫名的安定与底气。



02

最热烈的爱情,永远藏身于一粥一饭、一颦一笑和一言一行之中。


《红楼梦》里,黛玉初入府,隔着碧纱橱与宝玉同住。此后两人耳鬓厮磨渐生情愫,牵绊之心亲昵之态,其他姐妹皆不能比。


宝玉待她极好,每日里费尽心思哄她玩笑。但凡黛玉喜欢的玩意,他便主动割爱双手奉上,但凡黛玉喜欢吃的食物,他便收的干干净净等着她来一起享用。


一对璧人一桌子吃饭,一床上睡觉,丫头们想不到的,他唯恐她生气,便替丫头们想着,只为每日里望见的都是宛若神妃仙子的如花笑靥。


他对她,热热切切的坦露着自己的心。“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宝黛之爱,便是在这般彼此对望嫣然一笑、相互试探垂泪打闹的悠长时日里愈加深厚愈加浓郁的。


  • 他们的爱情,沾染着平凡烟火气,吃穿用度填词写诗,每一样都透着熨帖人心的暖,今时今日读起来,仍都令人越过那泛黄的书页闻到纯真而唯美的气息。


缓缓的日子,淡淡的云烟,每日柴米烟茶鸡毛蒜皮,彼此依偎互相安慰,便是爱情最好的光景。


03

食髓知味,如果你发自肺腑的爱着一个人,必然会每时每刻都想与对方分享你生活中的每一件萤火小事。


你买了件好看的衣服觉得穿起来不错,会满怀欣喜的告诉他;你家楼下的牛肉面味道很赞想下次带他来吃,你会迫不及待与他分享;甚至你早晨挤地铁挤得一身臭汗狼狈不堪,你也会忍不住跟他多抱怨几句。


爱情中的饮食男女,或许含蓄,或许木讷,但绝不会高冷,如果一个人在爱情中仍保持着高冷的模样,那他一定是不够爱你。


因为被烟火气熏陶浸染的痴男怨女,无论如何都会是个大花脸,或狰狞或滑稽,可招人烦,亦可解人颐,偏偏就是半点高冷不起来。


  • 遭遇爱情,任何人都不可能保持着风度翩翩,因为爱情真实的模样就是卸下伪装与心爱的人走很长很长的路,享受很多很多美食,即便偶尔有抱怨有烦躁,依旧在内心不离不弃,愿意在彼此身边陪伴很久很久。


如果一个男人,能夜夜与你相拥入眠,也曾下得厨房为你净手烹得羹汤,在你心中,他的模样一定是眉眼温柔君子如玉,他一定是可亲的,可爱的,可以相拥一生直至白发苍苍的。


而一个说尽家长里短诉尽世间琐态的你,在爱你的男人心里,也一定是娇憨的、明媚的,无论你是有着大小姐般的坏脾气,还是温柔娴静如一朵解语花,都是接地气惹人烟的田螺姑娘,而不是衣袂飘飘却孤高傲慢的月宫仙子。



04

想与一个人亲近的真心,并不仅仅只是对身体的冲动渴望,还有占据他生活所有寻常时刻的热切。


只肯与你共享床笫之欢却不肯与你共进早餐的人,不是情场老手便是骗子,而愿意与你在傍晚提着菜篮子闲逛菜市场并轻松自在的与商贩砍价言笑的人,才是一生难求的良人。


无聊时发条短信,“你在干嘛”或者“今天吃了什么”,心情不好时打个电话,问问“你那个城市,今天下雨了吗”,或者慵懒的星期天,两人一觉睡到自然醒之后,穿着拖鞋短裤挽手闲逛菜市场。如此,心才会安宁,热切才不会飘忽不定。


只有彼此心燃爱火,彼此渐进生活,并愿意为之涉足婚姻,才是对情爱的成全和世间的圆满。


因为烟火气里便藏着爱情的最佳状态。


 - END -

  • 作者:菀彼青青,专栏作者,著有新书《活出一个人的精彩,再与全世界相爱》,微博@匠人菀彼青青,公众号:青青de太阳岛(qqdtyd)。

  • 经作者授权发布。



点击阅读原文  《两个人合不合适,吃一顿饭就知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