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自驾游价格联盟

四海八荒,静静在哪里

小资丽江旅行服务中心 2020-05-21 15:20:20

“我走遍天涯海角找不到她,

谁看到过她,

遇见她,

快让她给我一个回答,

别让我惦念着她……”

寻找静静



小资



所有关于艺人的八卦里,最让我耿耿于怀的,是梁朝伟散心的那一条:心情不好了,就打一个飞的,到伦敦广场喂鸽子。

 

我想象着,他在一家历史悠久的面包房挑选美味的面包,很大的可以抱在在怀里的那种,在广场找一条被阳光烤的暖暖的木制长椅坐下。刚出炉的面包散发着香甜的味道,他认真地撕下一块扔出去,指间还留着面包的热度。鸽子能感受到他的善意,觅食的间隙还会抬起头,歪着脑袋用亮晶晶的黑眼睛看他。

 

鸽群起落纷飞,人流喧闹涌涌,太阳很远,阳光却很近,温柔地拥着这个人,形成一个奇妙的保护圈,他感受得到人声市语的喧腾,却不会觉得烦扰。



多年以后,当我走在丽江古城里,穿过人海穿过商铺,突然明白了自己当时的心结,我妒忌的不是他那份刻印在地球两端随意穿梭的洒然——包括精神上的也包括物质上的,而是他能找到一个慰藉心灵的地方。

 

那个时候,我发现正在谈论婚嫁的男朋友劈腿,一方面是无比的愤怒,想要把时间所有的恶意都诅咒到他身上,另一方面也对自己充满了怀疑,一定是自己太差劲才会让他做出这种事情。都说丽江是艳遇之都,抱着堕落的念头,来到这里。

 

在巷道之间乱乱地走,走到脚痛得受不了,在路边的椅子坐下。椅子吸满了太阳的热度,透过衣服传递到身上,微微有些刺痛的酥麻感,舒服极了。



我无意识地看着经过的人潮,看他们吵架看他们甜蜜,看他们所无事事看他们步履匆匆。几位身着民族服装的爷爷奶奶在一旁打跳,简单的动作跟他们脸上的皱纹一样,平淡无奇。他们一面跳着,一面说笑,我听不懂的话语丝毫阻止不了欢愉的张扬。

 

抬起头,竟一眼看到玉龙雪山,蓝天衬着山巅上一抹白,极悠远又极近,给人亘古不变的安稳。



晚上住在古城里的客栈,古城里不允许机动车进入,酒吧也要遵守严格的休息时间,这一片城里,声音睡了,灯光睡了,我躺在床上,听着夜的呼吸,窗帘没有拉,月光倾洒进来,竟那么亮。那些失眠的夜终于远去了。

 

真是奇怪,事情刚发生的时候,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内心的喧嚣吵得一刻不停,现在我把自己仍在最热闹的四方街的椅子上,却感到了久违的宁静。

 

原来,大静静于市。

 

那么,小静呢,自然就静于湖喽。



辛苦工作了一段时间,小小地放松一下,也是为下一阶段的努力准备,我去了泸沽湖。

 

即使没有女儿国的神秘气息,没有女神山的美丽传说,只是这里的风,也能让人做梦。

 

坐在码头,放空大脑,风儿轻柔得像是婴孩的手,从来不曾想过,平凡如此的自己,也能得到大自然如此温柔的相待。那一刻,突然感受到生命的美好。



有莫名的情愫在胸中涌动,非要发泄不可,骑上自行车环湖,让撩起头发的风更激荡些,或者,让平素淡淡的自己也敢大声尖叫着冲下山坡。

 

这一路,青的、绿的、蓝的、靛的,甚至珊瑚红、丁香紫,水的颜色不断变化,即使把彩虹的色彩都搬过来,也不足以描摹万分之一。俯身细看,却又是透明无色,应该是这湖底铺的不是泥沙,而是天堂里偷来的一匹锦绣。



由于其地理位置,泸沽湖不会出现丽江古城里那样人山人海的情景,若是还觉得人多,干脆就独自划一条猪槽船,往湖水深处,看一朵朵白到透明的水性杨花如何在水面绽放。

 

躺下来,狭窄的小船堪堪契合着你的身体,任随船儿在随波逐流,煦暖的阳光让意识退后,宛如重回到母亲的子宫,那种混沌的安心,那种潮落的静谧,连呼吸也变得悠长。



若不然,还可以到尼塞、到小洛水、到赵家湾,这些有着大片令人窒息美景的地方,因为距离稍远些,极少有游客光顾,却也有着最动人最少被打扰的景色。

 

还可以在冬天的时候过来。冬天,对北方来说,是萧瑟的蜷缩,对泸沽湖,却意味着一群耀眼的精灵。




夏天时暖风熏人的轻暖,此时变得清透澄亮,清晨,一声声脆泠泠的鸟鸣将你从梦中唤醒,睁开眼,看到薄雾迷蒙的湖面无数耀白的身影上下翻飞。


那一刻,就像在空中被扼住咽喉的安泰重新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你感到自己的心喜悦地悸动,这些红嘴鸥,是看望你灵魂的信使。



何所幸也,无须找遍四海八荒,静在丽江,既可大静静于市,也可小静静于湖。


文/小资旅行 乔花娜

摄影/指锏部落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