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自驾游价格联盟

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

面北书房 2020-07-02 14:47:35


        自传《我是五零后》之三十九


        (1700字)

         西峡师范的两年时光让我深深怀念,与当时前所未有、特别打动人心的流行音乐也有很大关系。


        改革开放后,国家的政治形势变轻松了,对外关系变友好了,不再搞阶级斗争这种窝里斗了,人民吃饱了肚子,贫富差别还不太大,官员的腐败还不很严重,所以当时的人们心情舒畅,对新的党中央充满感激之情,国人热爱中华,热爱这个社会,热爱每一个同胞,热爱世界和平,大家对国家的未来和自己的人生充满了美好期待,人人无忧无虑,精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整个中国进入了少有的和谐、健康、向上、幸福的美好时代。


        这种氛围和情绪当然也影响和感染了比普通人更加敏感、更富激情的歌词、歌曲的创作者们,一个伟大的流行音乐时代开始了。一大批发自真情实感、远离政治、讴歌新时代、新生活、憧憬美好未来、旋律新颖、极其优美动听、直指人心、令人感动的流行歌曲,一首接一首扑面而来。记得最先引发轰动效应的是电影插曲、用电子音乐伴奏的《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首次听到就如醉如痴,百唱不厌;还有歌颂军民鱼水情的《泉水叮冬响》,还有歌颂改革开放后青年人新时髦、新生活的《太阳岛上》《我们的生活比蜜甜》;还有表达“粉碎四人帮”时人民欢呼雀跃场面的《祝酒歌》;还有在唱法上独树一帜的《乡恋》;还有《我爱你,中国》、《我爱你,塞北的雪》等。最让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的,是谷建芬作曲的《八十年代的新一辈》,“新一辈”指的就是我们这一代,歌曲用简练的歌词、炽热的情感、畅快的节奏和美妙的旋律,表达了我们的幸运、机遇、激情、奋斗和我们的美好未来,唱着唱着泪水就充满眼眶。那时,每一首好歌一经面世,立刻风靡全国,瞬间成为一个亿万歌迷关注,全国沸腾的重大事件。



        这个时候,文革前非常流行、文革中被禁唱的优秀电影歌曲、民间歌曲也全面复出,比如《天涯歌女》《四季歌》《九九艳阳天》《草原之夜》等;还有来自台湾的邓丽君、奚秀兰等人的演唱的歌,比如《甜蜜蜜》《阿里山的姑娘》等。


        还有文革中不许传唱的外国著名民歌也开始解禁,令我们大开眼界、百唱不厌。比如《红河谷》《铃儿响叮当》《苏珊娜》《白兰鸽》《北国之春》等。尤其那首来自日本的《北国之春》,好像蕴含着一种巨大的神圣感,男同学们非常爱唱。有一次我拉着手风琴,和王俊义、王峰、韩向阳等几个人,一口气把这首歌唱了好多遍,仍然觉得不过瘾。


        那时,同学们对流行全国的每一首歌曲都不会放过,大家基本上都会唱。我还把所有新歌抄下来,装订起来。有一天晚上,大家唱完歌曲后睡觉,我由于沉浸其中,竟然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将来,自己要告别这个世界时,很可能,最最留恋的就是自己最爱的那些流行音乐,再也不能听了,那可是最最遗憾的事情……”


我当时抄歌的本子


        当时的流行音乐为什么如此深入人心?


        在最需要流行音乐陪伴的青春期,我们这一代人是在十年动乱中度过的。这段时间也不缺乏音乐,但那种音乐是为推动文革、渲染文革、为实现少数人的政治目的而出现的,对文革在方方面面的破坏性效应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虽然这种“运动音乐”品种和风格非常单调,只有劫夫创作的“语录歌”(这个作曲家真是个少见的天才,真可惜)、江青主导的“8个样板戏”的唱段和《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等直接歌颂领袖的歌曲,除了几首抗日战争时期的战歌、军歌,都是扭曲灵魂和狰狞现实的一种记录,完全远离个人的心灵和情感,没有一首反映家庭、婚姻和爱情生活的。但是,由于它的垄断效应,由于每时每日在有线广播中的轰炸效应,它成为了严酷高压中人民娱乐生活的主体,而且让人产生一种不是真实激情的伪激情,和非理性宗教引发的激情差不多。当然,这种激情也是不堪一击的,当国人通过收音机听到了台湾歌星邓丽君演唱的流行歌曲后,一下子就被彻底征服,有些人冒着被抓、被批斗的风险,也还要去听她们的歌曲。刚刚从朝鲜叛逃韩国、受重伤经抢救苏醒后第一句话就是要听韩国流行音乐,也许年轻人不明白是怎样一回事,但现在的我能够明白,我可以断定,这个年轻人最后下决心冒着生命危险叛逃,很可能就是被收音机里韩国流行音乐所激发的。



        改革开放后,人们对生活的态度变了,音乐也就变了。这个时代让我们知道,好的艺术只能源于政治的清明、国家的民主和国人心灵的充分自由。中国人太聪明了,铁板一块的时代只是裂开一条小缝隙,就有这么多好音乐噌的一声蹦了出来;如果中国人能够几十年如一日生活在这样的时代,那将有多少好的歌好的音乐被创作出来,中国必然会像维也纳那样,成为音乐氛围最浓厚的国家,成为世界名歌、名曲最多的国家。

    

        可惜的是,好景不长,昙花一现,十年之后,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于是,这个美好的流行音乐时代逐渐暗淡、销声匿迹、成为绝唱,而且一去不复返了,从此,再也听不到那种轻松、欢快、美妙、震撼人心、令人热血沸腾的流行歌曲了。这是后话。


        由于我会识谱,会吹笛子、口琴,会拉二胡、会弹脚踏式风琴,虽然水平很一般,但因此成为了全班流行音乐的疯狂爱好者之一。晚饭后,大家常常聚集在一起,学习新歌,复习老歌,不但带来了快乐,也增进了同学之间的感情。后来,我常常到音乐老师封震那里去玩他的手风琴。他质朴、聪明、善良,也许因为他有被打右派的痛苦经历,对我格外同情吧,他喜欢我去他那里玩,常常一块儿学新歌、演奏和谈心。因此,他是我在师范上学时接触最多的老师。有一次学校参加全县教育系统文艺汇演,封老师还让我和他一起登台,用手风琴为学校的节目伴奏。这些活动增加了我和同学们以及老师们的接触,让我在不知不觉地缩小了和大家的隔膜感,我的孤独和自卑感也越来越少了。

    

         欢迎点赞、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