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自驾游价格联盟

哈游记

亲爱的维尼先生 2020-10-16 16:10:32

好几年一直叫嚣着要去东北,不管了,今年一定要去了。带上各种各样的暖贴,套上所有能套在一起的,勾搭上好朋友,出发吧。

出发

我的中铺在这节车厢的一端。上下铺是一对情侣,有时候他们都在上铺,我怕他们掉下来砸到我。有时候他们一起在下去,我怕我掉下去砸到他们,和他们的周黑鸭。我的绝味还在书包里静静等晚餐,不想这么快交出去。对面下铺的老爷爷在用随身携带的一套茶具泡茶,之前聊了一会,当他聊到自己的女儿跟着他一年挣1000到1500万的时候,我决定还是爬上中铺更有意思,如同当年听我们书记讲起自己的女儿。当爷爷在沈阳下车后,上来一个广东口音的大男孩,在哈尔滨西站下车时竟然忘了带行李箱,然后折回来取,也是很不可思议了。我对面的中铺上小哥哥,有着高挺的鼻梁,在他躺下后显得特别好看。我知道列车的另一端还有一个帅哥,但是大约是在沈阳下车了,早上已经找不到了。列车员是个齐齐哈尔的大哥,一路上跟我尬聊了很多,包括铁路上的趣闻和各种铁路规定。“我们都不爱看冰灯了,小时候看太多了,还会自己做”。列车在哈尔滨西站停了很久,在列车员大哥的强烈邀请下,我出去感受了一下,说实话,并没有多少感觉,只是人在说话的时候呼出的气团看起来很有意思。仿佛漫画格子里面的对话,只差填上内容。



28/12



圣索菲亚教堂——中央大街——松花江——中央大街

圣.索菲亚大教堂最美好的部分是,鸽子。当白色的灰色的鸽子绕过教堂窄长的窗户,飞过神圣的十字架,我想它是不肯飞远了,毕竟这里才有养鸽人。教堂里面是一个常设图片展览,介绍了哈尔滨的方方面面。

从教堂出发穿过两条街,就是中央大街。随处可见正在制作冰灯或者雪雕的大叔,最开始使用电动锯搞掉大块的冰雪,然后用手动的各种工具做细节,就是觉得很神奇啊,这么大块的冰和雪,在阳光下完全不会化,连融化的趋势都没有。最喜欢的还是中央书店,在这里见到很多年长的老先生老太太在借书买书,三楼有很多老版的连环画和软笔临帖,这里安静的气氛让我很安心。在中央书店寄了明信片,买了冰箱贴和没有译注的《浮生六记》作纪念。午餐在对面的马迭尔西餐厅,门口的迎宾小姐姐实在长得标致,食物么也就呵呵了。旁边的马迭尔冷饮店无论什么时候都在排队,传说中的马迭尔冰棍还是值得尝一尝的。叼着冰糖葫芦和烤肠 ,沿着中央大街就走到防洪纪念塔了,是为了纪念1957年人民战胜特大洪水而建。这儿也是松花江边了,走在厚厚的冰面上确实感觉到更冷了,各种冰上活动进行地如火如荼,不过也看到一个被抬出去的人,估计是摔着了,之后的几天才发现街上的骨科门诊似乎比其他城市更多一些。卖护膝的阿姨严肃地跟我们说,从冰上过江一定要随着人流走,一点都不开玩笑。

随着人流一直走到松花江对面,就是太阳岛。路遇一位被我们问路的老先生,这里的老先生怎么都这么文质彬彬,白净的脸庞,戴细边眼镜,白衬衫和围巾搭在一起,由于多年之前在平遥古城偶遇这么一位哈工大的教授,所以默认这样的打扮都是哈工大教授,下一秒就要开讲。

没有去太阳岛和雪博会,我们从原路返回。人在冰上走路的姿势是不是最初学步的姿势啊,不由自主地小心翼翼,轻拿轻放。本着想要在鲜芋仙小憩,结果两个人轮流睡着。

手机显示才刚刚4点,出门才发现天已经黑下来了。对于我这个没有离开过华北地区的人,这种感觉真的是难以形容,好像刷新了对世界的理解,立马想要某个夏天去看看晚上十点天还没黑的乌鲁木齐。   晚上更冷了,感觉暴露在空气中的任何身体部位会瞬间失去知觉,脸冻僵了,手指头会因为半截在袖筒半截在外面而半截有知觉半截失去与大脑的联系。夜色下的中央大街别有一番风味,道边的树上缠了花灯,看过去,没有尽头。灯光里人头攒动,一米八和一米五并没有那么大差距。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晚餐是著名的老昌春饼,京酱肉丝是我的最爱。我们去的店是中央大街上的分店,从门口走进来是向地下走去,在我看来还是比较新鲜的。兆麟公园的灯展还没有开始,隔着街道对面公园里堆满了大块的冰。沿着街道走回去索菲亚教堂,为了看一看教堂夜景。随处可见的好利来似乎是我们好几天的歇脚地,尝遍了所有试吃的点心之后,买一两样哈哈哈。夜色下的教堂看起来更急寂静安详,所有的祷告和祈求都能得到安抚。


29/12

今天的安排只有一项——冰雪大世界。

今天从中午开始。

薛府一品酱骨,哈尔滨另外一家著名的餐厅。我们去的这家有五楼的空间,应该算是酒楼吧。酱骨非常好吃,拉皮非常好吃,菌汤非常好喝,锅包肉对我来说还是太甜了。非常delicious一餐,两个养生少女吃的最多的还是菌汤。(* ̄︶ ̄)原来东北的大部分餐厅都是一进门就是看着墙上的菜单点菜的,很新鲜。我们走过的所有片区大部分都非常整齐,两个路口之间的距离就是一幢居民楼,方方正正。走过几个路口,我们踏上47路公交,跨过松花江,来到冰雪大世界。冰雪大世界门口卖的滑梯小簸箕竟然比我昨天在松花江上买的还要便宜,捂上嘴生怕自己哇的一声哭出来。o(╥﹏╥)o明显地感觉到与其他地方的温差,地上的厚雪和随处可见的冰雕,不冷才有问题。冰雪大世界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之一一定有检票入口的卫生间,大家都在往身上贴暖贴,第一次用发热鞋垫,努力地找粘的地方,研究了半天,终于明白不存在的。来这边之后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定义白天,反正进来的时候还有太阳,那么大块的冰在阳光沐浴下分毫未动。最扎眼的是天坛祈年殿的复原模型,真的是用心了。从外观上来看,三层重檐中每一层的柱子的数量,三层台阶每一层台阶的数量都与真正的祈年殿相对,当然考虑的冰雕的脆弱性,还是在重檐伸出的长度上进行了改观。天坛正前方正在排练跨年节目,听起来应该是当地各个高校的学生,希望那天不要太冷吧。手里真正的冰·糖葫芦,一口下去,怀疑牙都要磕掉,彻底忘记了山楂到底什么味道。听说大滑梯排队要两三个小时,果断放弃了,找了几个小滑梯,摔下去也是一样疼。

夜色很快就暗下来了,错过了四点点灯,不知道这些冰灯是依次亮起来的还是一起亮起来的,或者随机亮起来的。。。我们从检票口向东走,是“音乐之都”,这里有十二生肖的冰雕,我想守在生肖鸡那里,看看路过的同龄人是不是跟我一样单身哈哈哈。12和24好分辨,36和48 却不是那么好分清楚了。再往东走,是著名的哈冰秀表演现场,我们完美错过了所有的演出时间,离开大世界的时候正好是最后一场演出的演出时间,就是这么懒得排队。┓( ´∀` )┏时间刚好地赶上了异常T台秀,美若天仙的俄罗斯妹子还是很漂亮很漂亮的,穿的那么少,希望后台准备了貂。往北看,就是各种城堡和各种角度的塔,起了各种中俄混血的名字,回来之后就忘干净了。其实所有的灯的单色都是一样low,梅红色,天蓝色,但是组合起来,放在这样的夜色下,这样的雪地里,就是这么和谐,完全没有其他灯光辅助,这里如同白昼,是欢乐的海洋。

跟在各个年龄的小朋友身后,在各种小滑梯上呲溜,羡慕他们,这么小就来这里挨冻。想起来在检票口看到的一个正在地上来回转动的小朋友,可能是第一次来,躺在雪地里像陀螺一样转圈圈,他爹妈正在P图,完全不在意。大部分滑梯是有固定路径的,还有小部分是没有路径的,那么大一片斜坡,从旁边艰难地爬上去,轻轻往下一滑,三秒到底,摔到完全倾斜,哎呦我的老腰。在大世界的西侧有冰上自行车和冰上龙舟等等,我试了一下冰上自行车,不幸的是,那辆自行车车把歪了,我骑出去没多久就推回来了,太费劲了。在出口附近是室内的彩绘冰雕,忍不住搭一把手,原来真的全是冰。

有点遗憾的是王者荣耀的英雄冰雕还没有完成,听说还有地图,偷偷看进去,只看到应该是甄姬(因为我也不认识)。就是想看看鲁班啊。。。

从冰雪大世界离开,排队挤上返程的47路。公交快要出发的时候呼啦一下上来五人小团体,这几个小哥哥真的是好看啊,“挤挤啊,挤挤更暖和”,让我想起《小美好》中的相似场景。哈尔滨特产之一——好看的小哥哥。

晚餐是毛毛熏肉大饼,如果你来过哈尔滨,查过相关攻略,就会发现,我们刷著名餐厅的速度比刷景点都要快。茄盒确实不错,熏肉也很有味道,还是值得尝一尝的。




12.30

今天去哈尔滨西站绕了一圈,在附近的万达广场解决晚餐。冻了两天之后,感觉已经完全适应这个温度了。

举着冰淇淋的时候正好碰到一楼有快闪,四个少年在跳街舞,我们趴在二楼的栏杆上一边吃冰淇淋一边看表演。吃冰淇淋的时候发生了很多好事啊,高中的时候在篮球场边吃冰淇淋的那个中午,听说很讨厌的男生被揍了。大学吃冰淇淋的时候,是刚刚结束的体育课,接下来是自由的马列思想品德。还有看完电影之后的甜筒,还有圣诞节在街上晃来晃去的甜筒,还有昨晚飘在中央大街上的马迭尔。

如果心情不好,来一个甜筒吧。


12.31

老道外中华巴洛克——果戈里大街——果戈里书店——阿列克谢耶夫教堂

中华巴洛克类似于每个旅游城市的老城区吧,南北纵向四五条街,古玩一条街,美食一条街等等。偶遇了很喜欢吃的一种手工糖,挤在人潮中买到了并不怎么样的张包铺的外卖,吃到了豆腐砂锅,还有老鼎丰的冰淇淋。有风格的建筑都是各种商铺的二楼,应该是传说中的巴洛克风格吧。

搭公交到果戈里大街上的秋林公司的时候,我们都有点意外,原来果戈里大街不是中央大街那种商业步行街,更像是普通居民经常出没的地方。秋林公司和秋林里道斯在哈尔滨是什么地位,改天我去知乎问一下,我所见到的就是到处都是秋林里道斯专卖店以及冰雪大世界跨年晚会都是秋林里道斯公司冠名的。在奋斗副食买到了酒心糖和松子,在远大超市买到了木耳和蘑菇,来都来了,不带点特产不太合适。然后顺便在很大很大的果戈里大街邮政局寄出去,人家公务员大姐姐小哥哥也特别好看啊。

沿着果戈里大街向北走,一直走,路上和姑娘讨论了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更加喜欢所谓“洋节”。见到了果戈里书店。相比中央书店,更像是网红书店,书店装修风格和西西弗比较像,很多人坐在地板上聊天睡觉,人声鼎沸,摩肩接踵。三楼晚上有哈罗会关于时间的朋友的活,关于哈罗会,我们都一无所知。

阿列克谢耶夫教堂在果戈里大街和革新街的交口,看起来是普通居民区中的一个普通教堂,也许是因为它现在还在使用中,30号还有弥撒活动。相比索菲亚教堂,它有点小,有点普通,外观看起来也没有那么恢弘壮观,但是因为被使用,所以更喜欢它。

(标准游客照)

晚餐在一家朝鲜餐厅——高丽园。服务生小姐姐应该是朝鲜人,她们相互交谈使用朝鲜语,穿传统朝鲜服,貌美高挑。餐厅人不多,但还是很好吃的。

2017年的最后一夜,我在不熟悉的哈尔滨,和我的朋友在一起,写明信片,吃鸭脖和冰淇淋,以及蜂蜜蛋糕,看东方卫视和中央卫视的跨年晚会,吐槽主持人的睁眼说瞎话,研究跳一跳的高分攻略,2018,即将来临。


1.1

现在是 2018年01月01日 16:47 ,我在从哈尔滨回学校的列车上,还没到。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再次看到太阳的时候,我的哈尔滨之旅就正式结束了。 列车有点挤,由于节假日即将结束,以及东北地区高校的寒假即将开始,大部分都是年级相仿的年轻人。坐在对面的年轻人竟然是我们一个地方的老乡,竟然还是同一个初中同一个高中的学弟,感觉真的是很神奇。

哈尔滨的阿姨好热情,哈尔滨的冰糖葫芦很好吃,哈尔滨的小哥哥真好看,哈尔滨其实一般冷,冻一冻就习惯了。哈尔滨有缘再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