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自驾游价格联盟

独家!一个设计师令人深省的心路历程

天汇文化小镇 2020-09-25 15:50:38


日前,由哈尔滨市体育局、哈尔滨市体育总会主办,哈尔滨市武术协会,黑龙江天汇文旅投资有限公司承办的“中华武术·美好生活”高峰论坛圆满结束。期间,黑龙江天汇文旅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劭强先生,就武学精神、特色小镇及美好生活,做了精彩演讲。



感悟与分享

关于武学精神、特色小镇及美好生活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

 

        非常感谢大家不畏严寒,前来参加今天的高峰论坛。今天是立春,再过几天就是新春佳节,请允许我代表天汇文旅投资公司的全体员工,恭祝大家新春快乐,万事顺意,天汇吉祥!

         刚才几位嘉宾就武术与美好生活所做的主题演讲,对话和交流,让我感受很多,受益匪浅, 谢谢。

         特别是,李德印、李德芳、方弥寿、吴增乐四位前辈的莅临,使我们倍感荣幸。这不单是我们的荣幸,更是有着悠久文化历史和深厚武学积淀的哈尔滨,这座城市的荣幸。

        上溯至李玉琳、李天骥等,各位前辈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推进中华武术发展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值得我们后辈敬仰、铭记、传承和发扬光大。有着近一个世纪历史的“哈尔滨太极拳社”落户天汇文化小镇,就是我们天汇人“为前辈继绝学,为传统开未来”的庄严承诺!

 


        我已是“知天命”的年纪,平生最令我痴迷的有两件事:一个是武术,一个是建筑。

        我从十几岁开始学习武术,修习过“少林、形意、太极”,先后拜过几位师父。不过,有些遗憾,由于自身资质和人生际遇的缘故,没能在这个领域有太高的建树。但是我清楚地知道,武术对我人生的影响是巨大的,铭心刻骨。在几次人生轨迹面临重大改变时,是武学精神的光辉,对我内心深处某种力量的召唤和映照,让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中华武术对儒家思想、道家精神和释家修养的集大成。从追求和谐到建筑和谐,再到维护和谐,它不仅代表着中国人的武学精神,也是我们今天,共建美好生活的本源和初心。



        2007年,在北京工作多年之后,我接手了一个嘉峪关的房地产项目。当时,有朋友劝我,西出阳关,去那儿干啥?最终,我还是去了,我想做点和以往不一样的事情。



        经过几年的建设,“东湖国际”建成收官。它以当时嘉峪关最高的价格、优化的房屋格局和小区环境,以及优良的物业服务,为那座城市的房地产项目树立了一个标杆。



        应该说,像“东湖国际”这样城市住宅小区,很好地解决了人和城市的关系,也符合城市发展的需要。但是,我也清醒地认识到,这样的住宅小区,只是改善了人们的居住条件和居住环境,它并没有给人们带来更好、更理想、更中国化的生活方式。

 


        我去过国外很多大城市,那里的城市中心,车水马龙、时尚繁华,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在那里,可以看到我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成都等大城市的影子。



        准确的说,应该是我们的北、上、广、深正在成为那些大都市的复制品。这本来没有什么错,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我一直在想,我们这种穿梭在街道和高楼大厦之间,居住在钢筋水泥里的都市生活方式,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张图片,是日本著名建筑师伊东丰雄,对不远的将来,东京城市意象的描绘,用他的话说,“城市是被无休止、重复着的均质格子所吞没的网格世界。我们成为了恐怖的均质环境的居民,在这样的都市中生活,人类将以毫无生气的中性状态存在。”伊东丰雄的意象描绘,对我冲击很大。

        对于城市人现在的生活方式,我们可以用三个词来形容。一个是格子,一个是笼子,一个盖子。

        具体来说就是,生存环境的“格子”、居住环境的“笼子”和心理状态的“盖子”。

走出家门,我们城市人的社会属性,不外乎两种表现形式:一个是人际交往的“圈子”,一个是生存环境的“格子”。


        这是,我们按照伊东丰雄的方法,为北京城画出的城市意象网格。


        这个是我们为哈尔滨画出的意象网格。


        如果我们站在上帝的视角往下看,城里人几乎每天都会在这样大小不一的“格子”之间往来奔忙,乐此不疲。

 


        这是一张示意图。我们的家,现在叫小区。被刻上家庭印记,属于自己的那个房间,不过是一堆摞起来的“笼子”中的一个。我们的邻居现在叫对门儿、隔壁,或者干脆就叫楼上、楼下。大家彼此之间都不知道姓甚名谁。



        而在一些小区里发生的矛盾冲突,直接对邻里关系,人与人的关系带来了撕裂。

        回到家,关上门,我们会发现,男女老少不是在玩手机,就是正要起身去拿手机。



        听说,现在时兴在手机里玩这个:青蛙儿子。日本人发明的,它的创意初衷,就是针对现代都市人的“空虚、寂寞、冷”。

 


        对于这样的生活,伊东丰雄认为“在滤除了自然要素并被彻底管理着的人工环境中生活,与被塞进笼子里的蛋鸡过着日复一日接受下蛋指令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

 


        每天,把身体从一个格子搬到另一个格子的城里人,尽管无时无刻不在接受别人的付出,但他们更愿意屈从,甚至信奉于“以自我为中心”。



        自我,是本能,它带来了奋斗、升迁和富足;但也不可避免地带来戒备猜忌、不安烦躁以及自我封闭的可能。并且我发现,社会越发达,生活越富裕,高楼大厦建得越多,离自然环境越远,我们心灵上的那个盖子,就会被盖得越严。



        你比如说,我们学校里的校车越来越多,可接送孩子的私家车也越来越多;父母对孩子的关爱越来越多,可边看电视边吃汉堡,乐于玩手机而疏于和爸妈交流的孩子也越来越多;我们的娱乐花样越来越多,可得自闭症、抑郁症的人也越来越多……



        为什么会这样?是我们的生活方式出了问题。

 

        2013年底我回到了哈尔滨。阔别家乡十六年,我感觉到了变化。城市变大了,个人的空间却被压缩了;街道变宽了,从前的林荫路不见了;楼房多了、高了、好看了,而过去大杂院、小胡同里的热闹和温馨没有了了。

        城市规划的目的,无外乎是让城市变得更方便,效率更高,可我们往往看到的是拥堵和更多的不方便。



        现在,在网上输入哈尔滨三个字,搜索图片,你会发现大量的索菲亚教堂、阳明滩大桥、大剧院,大列巴、哈尔滨红肠,基本上都是物质的。



        我们哈尔滨是一个个性鲜明的移民城市,随和、乐观、大度,极具关内城市不多见的包容性。过去哈尔滨的吸引力,不仅仅在于建筑环境,更在于人文和很有特征的生活方式。那种哈尔滨独有的文化风貌,很吸引人、感动人,也改变了很多人。



        80年代有一首歌《太阳岛上》,曾经红遍全国,讲的唱的就是哈尔滨人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以前尽管生活条件不太好,哈尔滨人会把屋子里的地面铺上红砖,抹平,刷上红油漆;今天看来不值多少钱的“戏匣子”、破旧的五斗橱,都会用钩针钩个好看的帘子蒙上,甚至是手电筒,都会钩个套子套上。那样的生活态度,真的让人怀念。

 


        说实话,当初面对天汇文化小镇这3.3平方公里的土地,我并没有完全想好把它建设成什么样子。但是有一点,我想的十分清楚:绝不在这块土地上,新建一个城市小区,必须将注意力转向自然、历史、文化与社群,找寻其新的价值。



        接下来的时间,学习、考察、筹划,成了我生活的全部。无数次的肯定、否定,再肯定、再否定,整整“折磨”了我四年。

        2015年,我慕名来到绿城集团开发的“桃花源”项目考察。在那里,打开了我心中理想国“乌托邦”的大门。



       “绿城桃花源”吸收了中国古典园林深厚的文化精髓,不出家门而获山林之怡,身居闹市而有林泉之趣。它把纵情山水的理想和博大的山川水泽,尽收于市井喧嚣。通过胸有丘壑的审美向度和大隐于市的恬淡心态,最终达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返璞归真的生活追求。

 


       可以说,初见“桃花源”,我和我的团队就被“打蒙”了。在那里,我们仿佛置身于一个穿越千年的“时空隧道”,一头是我们中国人起始的远古,一头是我们行将走入的未来。

 


        在“桃花源”之后,我们带着“醍醐灌顶”般喜悦,不间断地考察了国内外几十个特色小镇项目。

        在秦皇岛的阿那亚、北京的奥伦达,他们的社群活动,给了我们很大的启发。



        阿那亚的社群大大小小有几十个,包括诗歌、读书、美食、滑雪、跑步、摄影、教育等。奥伦达也有足球、话剧社、诗社、原野舞蹈团、合唱团、花友汇、油画苑等上百个聚落。通过丰富多彩的社群活动,业主之间的连接变得十分紧密,进而形成了很好的生活“生态系统”。



        四川的幸福公社主推和谐、融洽的邻里关系,主张“有邻居就没有孤单”,使邻居这种久违的关系得以重建。幸福公社的社员们一起劳动、运动、学习、娱乐。邻居间彼此帮助,以物易物,其乐融融。



        福建聚龙小镇的“家人文化”,以邻里为载体,吸引业主走出“小家”融入“大家”,并逐步形成共有的价值观和道德观。小镇里的商店里没有服务员,有人进去拿了东西,如果恰好没带钱,就会在门口的小黑板上,自觉记下欠款,下次补上。

        这些回归自然,回归人与人最初美好的氛围,让我这个考察者激动、艳羡,同时,也引发了我很多的思考。

        大家都知道,西方哲学主要是解决人和物的关系,它更倾向于实证研究,弱化民族分别。

        印度哲学,主要是解决人和神的关系,虽然在哲学层面上是最深刻的,但面对现实问题却很无力,致使印度在几千年的历史中,被一个又一个外敌反复占有,丧失了自己的传承。

        而我们的中国哲学,主要是解决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人与人关系的紧密建立,使得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形成了极强的认同感与对外的同一感。



        高度发达的文明建设,形成了对周边部族的文明优势。上下五千年,中华文明始终保持着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纯净,以及对周围部族的强大融合能力,我们的文明不但没有被外族侵蚀、破坏,反而教化、归正、同化了外族。

 


        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的工作团队找到了未来的建设方向,这就是,以中国人的精神气质为灵魂,“重建人与城市的关系,重建人与自然的关系,重建人与人的关系”。这三个“重建”,将是未来“天汇文化小镇”生长和永续的使命和保证。

        经过四年近乎痛苦的思考与规划,“天汇文化小镇”已经开工建设,即将由图纸,变为现实。接下来,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未来的“天汇文化小镇”。

 


        首先,简单描绘一下它未来的样子。


        天汇文化小镇,位于香坊区长江路,是哈尔滨市省级农业特色小镇——香坊区向阳农业特色镇的核心发展区。整个“天汇小镇”占地330万平方米,其中新建居住配套仅为43万平方米;其它文化教育、旅游、生态农业、现代农业产业配套、向阳镇行政中心区及保留的村庄,合计占地约280多万平方米。



        将来,整个小镇有人类常规活动的区域面积,也就在三分之一左右,其余的二个平方公里,我们将保留它现有的田园风貌。

        面对这样一个邻近省会城市,临近哈尔滨这样一个多元文化、特色鲜明的城市,建设如此规模的特色小镇,我们的态度一直是审慎务实的,四年来一直在不断的检讨、研究——研究三生共建,研究生态、生命、生活。

        我们身边,赤裸裸的项目很多,有的项目甚至连以生态的名义都没有,更何谈生命与生活。回想这四年的心路历程,我们真正从以“三生”的名义下走了出来,从制造卖点到回归心灵原点,从游移不定到做脚踏实地的践行者。

        都说产业是特色小镇的灵魂,但生活同样是必不可少的润滑剂。我们的小镇是围绕四个产业要素展开的:农业、教育、康养和文旅。



        我们知道任何的文化,如果要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必须要导入有情怀的、有文化的人;我们认为,有主题文化的小镇,才称得上是特色小镇。

        为此,我们确定了下面的几项基本原则:

        第一,保护生态田园,尊重现有村落格局。通过美丽乡村田、园综合体建设,保留生态通廊,保护空间的基本风貌;与周边乡村和谐共生,与原住民共享投资收益。精工细作,以工匠精神打造百年小镇。

        第二,对中国逆城市化认真思考,以人为本,筑巢引凤。我们认为,没有生活的小镇是没有活力的;只关注产业,小镇本身无法生存。我们希望透过文化装配,导入文化IP。文化是死的,人是活的,只有引入有文化的人群,才能让文化落地生根,开花散叶;只有让企业家、艺术家、高知人群产生情感归属,才可能有产业落地,才可能发生投资行为,才能为小镇留下不断生长的空间。



        第三,以核心街区为重点打造,防止建设成为缩小版的城市,要体现步行、方便、多样性、独特风格、特色文化。小镇要功能完备,学有优教、病有良医、住有宜居、老有颐养。让城里人体验到一种不一样的生活方式,真正做到离尘不离城。

        所以,未来的“天汇小镇”,生态是基础,诉求是本色,是基于特定产业和地域特色文化之上的特定空间风貌,是天人合一的自然形态。请所有人放心,我们的建设,不会是一群前赴后继,破坏自然生态的城里人,换个地点继续搞破坏。

        未来的天汇小镇,会被大片的田园风光所围合:春日,生机盎然;夏日,蝉鸣蝶舞;秋日,落英缤纷;冬日,雪国霓裳。


 

        其次,我想告诉大家,未来的天汇小镇有什么?没有什么?

        第一,未来,天汇小镇里没有一般意义上的业主,只有居民,更准确的说法是“社群成员”。我们会致力于重建温暖的邻里关系,最终,天汇小镇里只有家人。



        第二,未来,天汇小镇里没有生硬的物业管理,只有有组织的、温暖的生活服务,服务方式就是在我们团队“幸福规划师”引领下的“家人自治与互助”。所以,我们没有物业费。对于一期入住的家人,所有的物业费都会折算成天汇积分返还,实现零物业费居住。

 


        在已经启动的项目一期,我们会建设400个中国式的、带温泉的院子。会在黑龙江省第一个引入绿色新能源技术——地岩热进行供暖。会为每一户院子的主人,免费提供四季温室里的一块小农园。

        除了即将落户天汇小镇的哈尔滨太极拳社之外,我们还会成立亲子合唱团,建设禅修室、茶室、书院;会建设温泉养生区、健身中心、生态农庄、亲子农场等。



        未来,天汇小镇还会建设由40多座非遗博物馆围合而成的,以“时光哈尔滨”为主题的哈尔滨老街区;以及由室内、外两部分组成的“哈夏音乐会”永久会址。

 


        最后,我想告诉大家,我们是什么?不是什么?

        第一,我们不是房地产开发商!我们所进行的地产开发与建设,只是我们未来运营的载体与平台。我们未来的核心定位是“生活方式供应商”。



        第二,我们的“中国院子”不是产品!尽管它拥有房产的一切基本属性与特质,但本质上它所提供的,不单单是生活的空间,更是心的归属和情的包裹;它所成就的是,中国人千百年来所崇尚的“亲近自然”、“天人合一”的精神气质与田园生活。



        第三,“天汇文化小镇”与市场和客群的对接,不是靠物权交易!它与市场的对接,靠的是对特定人群的召唤与选择;它与客群的对接,靠的是彼此价值观的高度认同。

        明代冶园大师计成说:“三分匠人,七分主人”,他认为,一个成功的园子,三分是建筑师的努力和创造,七分是主人的品位和追求。

        我们一方面要为合适的高质量人群,提供亲近自然的生活居所和田园般的生活方式;另一方面,我们更要为我们的中国院子,找寻适合她的主人。

        所以,未来“天汇小镇”不会采取传统的房地产销售模式,也就是说,我们的中国院子不会“公开发售”。

 


        另外,在这里,我还想非常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未来,天汇小镇与在地村民不会是隔绝的关系!天汇人感恩于在地村民将自己依存的土地供应给我们,他们也将会成为我们的“家人”。我们将遵循国家的“乡村振兴”战略,通过精准扶持、投资入股、建立合作机构等方式,引领在地村民和我们一起共建美好生活。天汇人对故乡的贡献,就从感恩开始。

 


        去年,我借去台湾考察的机会,做了一次全面的身体体检。其中,时间最长的一项是全身的核磁检查。



        说实话,在那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我真的是忐忑不安,想了很多。完事之后,我在手机的记事本里写下了这样几句话:

      “关于选择:躺在价值数亿最先进的医疗设备里反思和坐在院子里的板凳上品味田园风光,我们选哪一个?

        最高档的病房餐和老婆做的家常饭,我们选哪一个?

        与老友聊天神侃和与病友交流感受,我们选哪一个?

        最卫生的、与世隔绝的无菌环境和在天然的院子、田野里与鸟虫相伴,我们选哪一个?

        医生和护士小姐的温暖关怀与老婆的唠叨教导,我们选哪一个?”


        我相信,答案已经在大家心里了。


        如果说,图纸上的天汇小镇,承载的是天汇人的梦想,那么,我真心地希望,建成后的天汇小镇,能够承载在座各位的梦想!承载未来“天汇家人”的梦想!承载国人“亲近自然、天人合一”返璞归真的梦想!


        谢谢大家!